全球五大云巨头“排排坐”,微软令人称奇阿里云需加油

日前,AWS、微软、阿里云、谷歌云、腾讯云等陆续公布了最新一季度的财报。中国软件网聚焦公有云市场的这五家巨头,发现了一些有意思的信息,记者来梳理梳理。

01

云收入居然微软最大,腾讯云增长最快

每一家公司都有自己的财年,因此有些公司公布季度业绩的时候,恰好是年度业绩出炉的时间。而另一些公司因为财年的限制,只公布了本季度的业绩。

我们先看看各大企业云计算收入的规模与增长速度,如表1所示。

图表1 云计算巨头的业绩与增长速度

2019财年,亚马逊营业收入(Net sales,即净销售额)为2805.11亿美元,同比增长20.45%。其中云计算业务AWS的收入为350.26亿美元,同比增长36.53%。

该财年的第四季度,亚马逊总营收为874亿美元,同比增长21%。AWS营收为99.54亿美元,同比增长33.97%。

一方面,AWS连续12个季度保持30%以上增速。另一方面,AWS是亚马逊三大业务中唯一个2019年营收增速超过30%的业务。

从2014年营收46.44亿美元,到2019年营收350.26亿美元,AWS的营收6年增长了近8倍。不管是收入规模,还是持续保持的高增长率,都令业界称奇。

令人称奇的是微软。

在IaaS市场排名第二的微软公布的2020财年Q2财报中,微软营收369亿美元,同比增长14%。

微软执行副总裁兼CFO艾米·胡德(Amy Hood)表示:”销售团队和合作伙伴的强大执行力使微软的商业云云收入达到125亿美元,同比增长39%。”

在微软的商业云云服务中,包括Azure、服务器产品和企业云等在内的智慧云业务营收为119亿美元,同比上升27%。其中,微软Azure增长了62%,服务器产品和云服务收入增长了30%。

瞧见没有? 微软该季度的云服务收入居然超过了AWS!遗憾的是微软并没有公布公有云Azure的营收。

虽然谷歌云多次强力表示,2019年的收入将超过100亿美元,但是财报显示业绩距离这一目标还有一段距离。

谷歌云2019年的总营收达到89.2亿美元,较上年同期的58.4亿美元增长52.76%;第四季度营收为26.1亿美元,较上年同期的17.1亿美元增长53%。

2月13日阿里巴巴发布了截至2019年12月31日的2020财年第三季度财报,阿里巴巴云计算业务的营收为107.21亿元(约合15.40亿美元),同比增长62%。

阿里云是亚太市场云计算的“领头羊”,高速增长延续了多年。但最近一个财年内, 阿里云营收同比增速下滑,营收同比62%增速,略低于上季度的64%,但下滑幅度很小。

在2019年11月13日,腾讯公布2019年第三季度财报。腾讯首次在财报中披露单季度的云业务收入。2019年Q3,腾讯云收入同比增长80%,达到至47亿元,超过2018年全年营收(91亿元)的50%。

由数据来看,云计算业务增长速度最快的是腾讯云,增速最慢是AWS。但是AWS却是云计算市场规模最大、市场占有率最高的公司。在记者看来,AWS就是云计算市场不可逾的“一座山”。

另外,根据阿里巴巴公布的财报,阿里云2019年Q4营收92.91亿元,是腾讯云单季度营收的1.98 倍;而在一年前,阿里云单季收入是腾讯云的2.46倍。看来, 阿里云和腾讯云的差距在缩小,且差距缩小的速度比较快。

记者认为,公有云计算市场保持高速增长的核心原因是企业数字化转型需求增加,企业上云进程加快, 公有云成为数字经济时代的新基础实施,会进一步压缩传统本地部署IT基础架构的市场空间。

未来,随着新型基础设施的普及,每一个城市、每一个工厂、每一条道路、每一个下水道都将实现数据化、智能化。云智能这一新基础设施将伴随云计算企业实现连续多年的高速增长。

02

云业务占比微软最高,腾讯最低

每一家云巨头都堪称“富二代”,背后都有一个殷实的“本家”。通过投资云计算,巨头们获得了巨大的回报。那么,云计算业务在企业发展中所占的比重多大呢?

图 表2 云计算业务季度规模与在企业整个营收中的占比

在第四季度,亚马逊总营收为874亿美元, AWS营收为99.54亿美元,云计算在总收入中的占比11.4%。2014年-2019年的6年间,AWS的营收在亚马逊整体营收中的占比连续6年实现了增长,从5.22%增长到12.49%。

根据微软2020财年Q2财报,公司实现营收369亿美元,商用云云收入达到125亿美元。微软Azure云的收入数据则没有公布,但有分析师估计,Azure单季度的收入约为40亿美元。由此可以看到,商业云收入占比33.9%。

微软云计算业务是微软2019年市场高速增长的最大功臣。从2019年1月1日7798亿美元市值,到2020年1月1日的1.2万亿美元市值,微软2019年全年股价上涨55%,市值提升了4000多亿,实现了自2009年以来最大年度涨幅。

微软云计算业务也是5家企业中在整个公司业务营收中占比最大的企业。微软的CEO纳德拉自2014年上任以来,多次表明 “如今的微软正在冲破障碍,专注点由PC向云计算转移”。同时多次对公司的组织架构与发展战略进行大幅调整,将焦点 从Windows转移到云与AI,证明了 “市场从个人电脑向移动设备和云端的永久转移趋势”。

中国软件网认为,微软云业务Azure的强劲表现,很大程度上得益于微软众多商业云应用的增长。例如,Office 365、Microsoft Teams,以及云原生的安全信息和事件管理(SIEM)工具Azure Sentinel等在内的商业应用在快速增长,再加上微软对领英、GitHub等商业云应用的并购,都对Azure需求的拉动有巨大的作用。更进一步,微软Surface的热销,也会带动微软云业务的增长。

市场研究公司CFRA曾预估,微软第二财季来自云计算服务的收入将占总收入的50%。尽管目前微软距离实现这样的小目标还有一段距离,但如果保持这样的增速,实现这样的目标并不是不可能。

谷歌2019年营收1618.57亿美元,谷歌云营收89.18亿美元,占谷歌总营收约5.5%。第四季度营收460.75亿美元,谷歌云26.14美元,云收入占比达到了5.7%。谷歌云在2017年、2018年、2019年在谷歌总营收中的占比分别为3.7%、4.3%、5.5%,占比逐年提高。

谷歌CEO桑达尔·皮查伊(Sundar Pichai)曾表示,“在很多情况下,谷歌云差异化的能力是谷歌带来的。” 他以医疗保健领域为例,谷歌云在医疗保健领域的所有能力,都来自于谷歌在医疗保健领域的能力或者来自于母公司Alphabet的能力。这也是谷歌加大云计算投入,以发挥谷歌的能力、形成新的增长点的主要原因。

有点意外的是阿里云。阿里云2020年Q2的营收额为107.21亿元,首破百亿大关。但记者发现,它在阿里巴巴总营收的占比为7%, 居然略低于上一季度的8%。

2019年Q3,腾讯的收入为972.4 亿元,腾讯云服务收入同比增长80%至47亿元,腾讯云在腾讯总收入占比仅为4.83%。在五大巨头中,腾讯云业务收入占比最少。

03

AWS产品技术创新最有亮点

不同的企业,增长的业务范围和产品会有所不同。

谷歌云的营收主要来自三个方面:谷歌云平台(GCP)、G Suite办公套件和其他企业云服务。谷歌云的增长受GCP增长驱动较大,2018年到2019年GCP的增速明显加快,主要由多云平台Authos等基础设施产品以及数据与分析平台拉动,且GCP的增速要高于谷歌云整体业绩增速。

微软在Azure营收增长,一方面是用户对IaaS和PaaS大范围的需求增长,另一方面在于SaaS和安全产品服务方面的增长。另外,微软云业务为内部协同和云游戏发展提供了更多的服务。

云计算作为阿里巴巴的第二大营收业务,2020Q2财季增长的主要原因是公共云与混合云业务均实现增长。阿里云在新零售、城市大脑等行业行业领域的突破,以及SaaS加速器计划的逐渐见效,都是其收入增长的主要原因。

腾讯云增长主要由于现有客户增加使用量,以及教育、金融、民生服务及零售业等的客户基础扩大。例如,腾讯云获得深圳罗湖区智慧教育云平台的营运合约,这是中国教育垂直领域最大的纯软件项目。另外,腾讯云SaaS生态“千帆计划”也初见成效,通过整合云服务及企业微信等腾讯内部资源,联合外部SaaS企业,培育更多垂直领域SaaS解决方案。

而一直占据市场头牌交椅的AWS,其增长点来自哪些呢?

中国软件网记者认为, AWS保持高速增长最主要的原因是向云计算转型的反应相当迅速,保持了对云计算业务极大的敏锐性,推出了极具竞争力的产品与服务。

亚马逊CTO沃纳·威格尔接受采访时表示,AWS始终走在云计算行业前列,最大原因其实是对云计算技术的极致追求,即以最快的速度推出符合客户期待的云计算产品。

AWS在2019 re:Invent上推出了77项新的产品、功能和服务,涉及通用计算芯片与AI推理芯片、计算基础设施、数据仓库、数据库及PaaS服务、AI与边缘计算等领域,这支撑了AWS 超30%营收增速。

AWS在国内也上线了“数字化产品目录”,AWS客户可以调用涵盖操作系统、安全、网络基础设施、大数据以及业务分析等方面的100多种软件产品,这些服务由Palo Alto Networks派拓网络、Tableau、Commvault、亚信等主流ISV提供。

同时,AWS不断推出的新功能都会成为业界关注的焦点,获得更好的用户体验。例如,AWS Local Zone是AWS推出的新型基础设施部署方式,它将AWS计算、存储、数据库和其它精选服务放在接近大型人口、行业和IT中心的位置,可为终端用户提供毫秒延迟的访问。

AWS推出的混合云AWS Outposts,能够满足客户采用相同的硬件,相同的API,相同的控制面板,相同的工具以及相同的功能等需求,没有差别的使用公有云和私有云。借助AWS Outposts,客户可以使用AWS上的原生服务,享受真正一致的云环境,跨越本地位置和云,运营单一的企业IT环境。

04

疫情减缓阿里云增速,谷歌也要造“中台”

未来,云巨头的发展方向会有哪些呢?

首先,重点发展云服务产品与服务是云巨头共同选择。

AWS重点是继续发展涵盖计算、分析、物联网和AI等丰富云的服务。在AI领域投入大量资金,强化其机器学习算法提升服务。成立AWS 量子计算中心,加速开发量子计算技术和应用。加大部署物联网,将人工智能与机器学习用于物联网,将会进一步激活云服务市场。

其次,在发展IaaS的基础上,重点发力PaaS平台。

有分析师认为,从云的角度来说,微软智能云不仅有IT基础设施级的Azure,也有大众和中小企业应用最为广泛的Office 365和Dynamics 365,在IaaS和SaaS发展上优势明显,但是PaaS虽然有数据库,但远没有达到与IaaS和SaaS并驾齐驱的程度。

微软Azure业务正受益于利润率更高的PaaS平台,这一趋势将在未来愈加明显。据介绍,从内部业务方面,微软新的PaaS工作负载(如Azure Synapse Analytics、Cosmos DB和Azure Arc)即将推出,Microsoft 365、xCloud游戏流服务都将给微软云业务带来贡献。

第三,为了实现规模效应,云巨头谷歌可能也在造“中台”。

谷歌CEO桑达尔·皮查伊宣布,2020年,谷歌将主要聚焦在做最有用的产品、改善用户隐私与安全、创造可持续价值。同时,谷歌也将聚焦在有“规模效应”的事情上,即更多产品可以无缝跨平台部署。

谷歌的“规模效应”主要表现在两个方面:

1

谷歌云将加大与谷歌其他产品的联动,将谷歌云与谷歌的其他产品整合,实现为合作伙伴释放更多红利。

2

谷歌云可能也在内部建造“中台”。2019年谷歌成立了一个核心基础设施团队,主要聚焦谷歌内部可以共享的基础设施的建设,如将AI进行跨平台部署。

“这样我们就不会在多个领域重新建造轮子了。”不管怎么看,谷歌云的“中台”都与阿里云倡导的数字中台非常接近。以前行业普遍认为,丛台是中国企业都有的,现在,谷歌云开始发力中台,目的是共享不同平台的上的“能力”。当谷歌云能够在不同的平台上,共享各种积淀的能力,记者相信,其中台的能力和应用会持续扩大。

谷歌云数据中心建设分布图

最后,今春爆发的新型冠状肺炎疫情,会不会对中国云计算市场特别是阿里云、腾讯云的收入造成影响呢?

中国软件网发现,董事局主席张勇对此的判断是,疫情的影响是两面的,会对公司财务产生直接影响,增长率会放缓,不排除是较大幅度的放缓。同时,两家公司都采取“两手抓”策略,一方面加大抗疫支持,另一方面,积极布局疫情创造的商业机会。同时阿里云会加大国际化举措,在东南亚、一带一路沿线和欧洲市场积极布局,扩大业务范围。

董事局主席张勇表示,发挥阿里生态强大的商业力量和技术力量,全力支持抗击疫情和保障生活所需,并推出了切实的商家扶助措施。

阿里巴巴集团与蚂蚁金服集团推出80多项特殊措施,扶助中小企业发展。其中,包括提供数字化服务、支持远程办公等。

张勇称,疫情改变了消费者的生活方式,在家里远程办公,在家里通过电商渠道来购买生活必需品,包括生鲜等。这种生活工作习惯的改变,对阿里巴巴来说,才是最大的机会。

.